我身上的萌点都是渣渣!!!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edit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吐槽已经过时了!要吐血才行!
2009/01/12/ (月) | edit |

等我想起来的时候已经过去很久了呢~(望天~~~
发现一篇油菜的吐槽,简直把我想说的用百倍的威力都说完了

在觉得省了事的微妙的有点开心的心境下,我只想说
新京报你太美了!!!

人道主义,捏他反白~

我的名字叫萌


我的名字叫瑜

  我的名字叫瑜,如今我已是一个死人了。

  对不起,亲爱的主公,作为东吴水军大都督,我却不能陪你去打那场赤壁大战了,我想劝你也不要去,下象棋还讲究老将不能对脸,难道你真要离了帅位,去充当托炸药包的董存瑞?罢了,你的心满满的,我知道怎么劝你都不会听的。

  主公面带微笑又往我碗里夹了一个汤圆,我一阵恶心,这已经是第十八碗了,我的脑海中一片空白,只闪现出一个阿拉伯数字———0。





亲爱的,就让我叫你0吧

因为直到现在我仍然不愿面对残酷的事实:你和你姐姐的名字分别是乔小乔和乔大乔。虽然周平安这个名字也不是我喜欢的,但只要你喜欢我就忍了。我承认我也曾希望你从我面前消失,但我发誓把你送去曹营不是我的主意,我想十有八九是那发疯的亮想出的,恋爱中的男人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我甚至劝过他:

  “据说已经准备给0用配音了,她未必能让操发头风吧?”

  亮摇着扇子说:“别太低估夫人的能力。”

  我还想低调为你开脱:“她毕竟只是我的糟糠,不是特洛伊的海伦。”

  亮豪迈地大笑:“她当然不是海伦,但她肯定是木马,能拖慢程序运行速度的那种。对方投我以病毒,我们报之以木马,君子之战,莫过于此!”

  “原来对电脑你也略懂?”

  “什么都略懂一些,生活更多彩。”

  我终于崩溃了,因为亮一边说一边把一锅汤圆都端到我面前,笑容可掬地说:“一些传统节日还是很有意义的……”




  人们都叫我“汤圆”

  人们都叫我“汤圆”,传说这是袁大总统给改的名字。忠厚的备耐心地诠释了我的作用:“21世纪什么最贵?”

  云拉长了那张英俊的脸:“汤圆。”

  备仍然和颜悦色:“对,因为汤圆象征团圆。”

  飞生气了,把他揉的那一堆糯米糖馒头都扔进沸水锅里,一边骂:“呀呀呸!那还送什么大熊猫?空投两箱速冻汤圆拉倒!”

  备仍然和蔼可亲:“我们虽然没有参战,但我们起着弘扬中华传统文化的重大作用。曾记否,在上集里都督COS粽子,我就建议过他要给观众讲一讲粽子的悠久历史……”

  羽插话道:“那样的话也就不会被腿快的雪国人抢先申遗了。”

  备见不是话头,知道兄弟们都有情绪,劝说道:“东吴将私放曹操的过失都揽到自己头上,也是为我等弟兄着想啊。”

  羽终于大怒:“早知今日,当初我怎能忍受被那么白痴地放了一回?”

  飞也拍案而起:“耗费这么多钱粮人命,图的不就是赢的当老大,输的跪地求饶这点儿痛快吗?那么牛的放曹仪式我们怎可不出席?”

  备终于失去耐性,大吼一声:“你们以为我不想最后爽一把吗?等他们那些小工厂生产的手榴弹燃烧瓶实验一阵子性能稳定了再去也不迟嘛!”






  我是大汉丞相

  我是大汉丞相,愿意的话就叫我“操”吧。

  0到来的时候我吃了一惊,因为她是被麻药迷倒了用毯子裹着送来的。华佗先生喂她喝了三碗酸梅汤才悠悠醒转来,那双美丽的眼睛看到我,她困惑地问:“操,我这是在哪里?”

  这是江东送过来的第二个女人了。先前那个是被我的宠姬佳发现的,当时她穿着花纹奇特的新潮内衣,满头大汗到处找女厕所。佳怜惜她的花木兰+祝英台精神,把她带到最高处从容描绘我军阵图。佳说希望仗早点打完,她厌倦了天天举茶齐眉,每次都烫到手指头。

问起那女孩的名字,女孩泪眼蒙眬:






“就叫我猪吧”

  真的,猪是挺可爱的一个女孩,至少有自知之明,后来还把我的足球队长搞得神不守舍,可怜的财,到现在他还梦想着那丰满的“小伙子”再次骑到他身上呢。0就不是这样了。不是她提醒,我几乎忘记了当年还是汉朝十大杰出青年的我曾对LOLI的她表示过惊艳,而她竟然记了十多年!茶开水沸,诉说着那些经年陈谷子,我真想替她把袍袖从茶碗里捞出来。

  帐外人喊马嘶,帐内唠叨不断,我有种强烈的头风要发作的感觉。0妩媚地一笑,接着又幽幽叹了口气:“肯定是周郎设计让我不在跟前,他好和他的亮单独相处、对坐弹琴,我知道他们早就想这么干了……”一阵头痛猛烈袭来,我苦笑一声:“陪一个怨妇喝茶,我得收费。”



  我是一匹马

  我是一匹马,我的名字叫萌。我始终不明白为什么我会出现在一部讲水战的电影里,森曾经抚着我的鬃毛告诉我:“放心,你会是一匹养尊处优的宠物马”。我并不领情,打着响鼻望着他:“承认吧,森,你怀着满满的心拍三国,虽然收获了满满的票房,但你完全不懂赤壁这杯茶,以你的才能应该拍凤仪亭,酒色财气、古惑仔、老色狼、不良少女那里全有……”森伸出拇指不停地点我的脖子,可怜的人,真不知他是听谁说那里有个穴位的。

  但我和森的合作毕竟是愉快的,我欣赏了一番用深海鱼油燃放的绚丽焰火。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森只让我(而不是0)见证了《赤壁》的大结局:

  碧绿的芳草地,瑜、亮携手欢笑,自然,少不了一匹名叫萌的宠物马同行。忽然瑜脸色变了,身子一晃,倒在亮怀中,开始大口大口地吐着汤圆,他知道自己大限将至了。

  亮泪眼望瑜,柔声倾诉:“你是南方艳阳下舞剑的周瑜,我是乡下耕田放鸽子的农民。我们是这样的不同,为何却会如此的相爱?想着你未来可能做的那些事我总是会哭,瑜,你去吧,这对谁都好。只是我的泪水,总是在涌出前就被火焰烤干,涌不出泪水的哭泣,让我更苍老了,可恶的风,可恶的火,可恶的操……”

  瑜挣扎着打断亮,紧紧握住亮的手,用尽全力说出一句话:“我爱你,可是我已经有0了。”说完吐出最后一口汤圆。

文章转自《新京报》



我看完蛋蛋刚想吐槽结果发现Pixiv上已经有人帮我吐了...还跟RR吐到同一张...网络真是小~

那个美好的OP脑补点这里~~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omment
Comment list
我还没看……先占沙发
捏一下,没给你回电话真不好意思……
前天喝坏胃了,昨天休息了一天OTZ|||||
2009/01/12(Mon) 11:51 | URL  | 大山 #LkZag.iM[ edit]
没事,我也猜到了....
正好我也雪崩哈哈~
...不知道是不是作业全交了于是放松下来,所以反而比作业的时候更累呢...(扶墙
我准备13号考完就修罗...到时候抽时间找你去 =3=/~
2009/01/12(Mon) 14:00 | URL  | 丹是牡丹的丹 #-[ edit]
新春快乐><
2009/01/26(Mon) 03:55 | URL  | RR #-[ edit]
submit
URL:
Comment:
Pass:
secret: not public
 
track back
track back url
track back lis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